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炳·廷素拉暖跟顺通·空颂蓬两人对视了一眼,差点就这样答应了谢凯。

    “报告!”

    一道不合时宜的声音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谢凯恨不得弄死那个前来汇报的通讯参谋。

    明明自己都已经说得对方动心了,再加把力气,就可以谈详细的方案,然后泰国方面的人派出考察团队实地参观装备,了解具体性能。

    那样一来,不仅省了回去的机票钱,还可以避开被暗杀。

    更重要的是,为订单已经即将枯竭的404寻找到新的订单。

    泰语谢凯听不懂,只能无奈地等着。

    这么长时间了,也不知道廖东他们怎么样。

    汇报的通讯参谋对着两位大佬叽哩哇啦讲了一堆泰语,谢凯一脸的懵逼,还考虑要不要学习学习泰语。

    后来一想,泰国军方穷,而且更多的是考虑西方武器,又不是如同伊拉克这样靠着挖石油就能发财的国家,最后放弃了学泰语的打算。

    等到通讯参谋离开后,顺通参谋长对着谢凯说道,“你要的人过来了。”

    谢凯一听,顿时急了。

    廖东他们到了?

    当出来后,看到身上到处都裹着绷带,脸上的硝烟都没有擦去的廖东等人,谢凯心中一酸,眼泪差点就涌出来了。

    廖东看着谢凯安全,裂开嘴准备笑,脸上的动作牵动了额头的伤口,顿时疼得嘴跟鼻子都歪了。

    “东哥,辛苦您了!”谢凯的声音带着哭腔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为了他,廖东他们不至于这样惨。

    “这次不算亏,咱们牺牲了7个兄弟,干掉了他们14个人,除了罗斯德那孙子消失了,一个都没跑!你安全就好!”廖东一脸扭曲,笑容渗人得慌。

    谢凯终于还是没能忍住,眼泪就这样流了出来。

    莫齐的眼泪早就如同断了线的珠子。

    “放心,这事儿,不能这样算了!”谢凯咬牙说道。

    “奥伦托姆被他们的人抓了,林下泉一郎死了,还有个黎云峰……”丢掉了半块耳朵,腿上中了一枪的周彬平静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咳咳……”

    顺通·空颂蓬这位参谋长咳嗽了一声,提醒谢凯几人,这是在什么地方。

    现在不是叙旧的时候,而是需要商量一些事情。

    “你跟他们又有什么协议了?如果不是他们的人,我们死不了那么多兄弟!”廖东语气有些冷。

    谢凯一时间有些尴尬,不知道怎么说。

    如果只是河蟹跟32营干,廖东等人处心积虑谋划了好几天,各种准备工作,甚至让谢凯陷入了危险之中,就为了把罗斯德的精锐小队调出来,确实牺牲不会这么大。

    廖东他们为了自己的安全,命都差点丢了,可谢凯却只能接受泰国军方的提议。

    要不然怎么办?

    对于那些参与到里面的泰国军方人员,炳·廷素拉暖都表示要严肃处理,赔偿中方人员的损失,同时通过军事顾问合同的形式补充河蟹佣兵团,甚至把南非32营列为恐怖组织……

    至于剩下的报复行动,就只能谢凯他们私下做了。

    32营,那是必须彻底连根拔出的。

    “廖,我们需要商量一下后续的事情……”

    “奥伦托姆交给我们!”廖东冷冷地说道,“林下泉一郎死了,便宜了他了!否则免谈!”

    “这不可能!那是CIA的人!”顺通·空颂蓬急忙摇头。

    “将军,你们知道?或则,这事儿是你们跟他们一起合谋的?”谢凯的语气也冷了下来。

    差点弄死自己的人,别特么的说是美国CIA的人,哪怕是美国总统,都得弄死。

    “你们难道不知道这会引起什么后果?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。我只知道,就因为这杂种,我特么的连命都丢了!”谢凯冷冷地说道。

    廖东的身份,不适合跟泰国方面闹翻。

    谢凯不在乎。

    “如果不愿意,什么都没得谈。当然,你们可以直接把我们弄死……至于之前谈的一切,全部作废,包括航母舰队!”谢凯见对方不吭声,脸上也是阴沉了下来。

    现在就必须让对方表明态度。

    这事儿,本来就让他很不爽,美国人主导了这一切,逮着机会不弄死,难道等着对方继续谋划?

    “另外,不仅是奥伦托姆,还有越南K49负责人黎云峰,看到人,我们可以继续谈下去。”谢凯说翻脸就翻脸,根本就不在意对方的脸色有多难看。

    说完后,也没有管对方什么反应,而是主动走上去,搀扶着廖东,平静地说道,“我们走!”

    莫齐搀扶着另外一名伤势比较重的佣兵,就这样向着外面走去。

    “拦住他们!”顺通·空颂蓬勃然大怒,对方太过目中无人了。

    几名卫兵出现在外面通道上,谢凯好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