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第二场比赛,是在怀婵阁六层举行。而来到怀婵阁六层,很多人都震惊了。谁能想到,怀婵阁六层,竟然是一座一眼看不到顶的高山?

    “不愧是擅长阵法和挪天术的怀婵阁啊!真厉害!“夕生一手搭在脸上,仰着头感叹。

    墓幺幺依旧平静地很:“哦。”

    “幺幺你一定是见过大世面的人,不然你怎么见什么都这么淡定啊!“夕生的口气充满了佩服。

    墓幺幺叹了口气:“我也没见过,只不过不想在脸上写上乡巴佬三个字。还有,咱俩真的不熟,不要喊我幺幺了好吗?“

    “。。。嘿嘿。幺幺你说话真幽默。“夕生又抓了转脑袋,本来就乱的茅草头现在更是惨不忍睹。

    “这座山每十阶都会有一座石台,你们每个人都可以在石台上取一块测验石。越朝上爬,你们所受的神识强压越大。爬的越高,得到测验石的数量越多。记得,拿到测验石,一定要捏碎了才作数。另外,不许抢夺他人的测验石,不许有任何阻碍他人的举动,一旦发现按作弊处置。一炷香时间内,根据捏碎的测验石数量定序列。二十名以外的,全部淘汰。”其中一名考官拿起一块白色四方石头,放在手里,咔嚓一下捏碎给他们做了示范。

    在他讲诉规则的时候,另一名考官给他们每个人发了一个木牌。木牌上浮动着一个黑色的数字,现在,都是零。分发好牌子,由考官引导,先是去通过和第一场考试一样的检测阵,来检查是否有人携带灵器和符咒。都通过之后,随着考官一声令下,众灵子皆开始爬山。

    墓幺幺倒是不着急,望着高耸入天看不见山顶的雄山,内心一阵无力。刚想说第一场比赛运气好,第二场比赛就悲剧了。她现在这个体格,爬这么高的山,简直是要老命啊。

    一旁的夕生却着急了,拉着墓幺幺就走:“幺幺快走,一会就赶不上大部队了!“

    刚踏上台阶,就有浓重的神识强压朝他们袭来。墓幺幺瞥了一眼旁边的夕生,发现他微微皱眉,显然身体有些承受不住。她若有所思地笑了笑,随着夕生一步步拾阶而上。

    到了十层,果然有一个石台,经人一过,就会自动涌出一块测验石。众人纷纷挤着朝前拿,墓幺幺和夕生一下就被挤到了一旁。

    墓幺幺倒是不着急,也就随他们去拿,夕生是想去拿,奈何身子板太弱,根本插不上手。狐素如他们显然是第一梯队的,拿了石头冲着墓幺幺冷冷一笑,狠狠捏碎。

    只见狐素如腰间的牌子上黑色数字变成了一个壹字。

    墓幺幺完全无视狐素如的挑衅,淡定地等在一旁。等到灵子们都走的差不多了,她和夕生二人才去领了测验石。拿到测验石,她也不看,放于手心轻松捏碎。夕生看着她的眼神更加崇拜和热烈了:“哇塞你捏测验石一点都不费劲啊?”墓幺幺不予理会,慢悠悠晃荡晃荡着继续爬山了。

    到了五十层,夕生已经大汗淋漓,蹲在地上喘着粗气:“我快到头了,幺幺你还行吗?“

    墓幺幺已经坐在了地上,脸色苍白的很,她点点头:“我爬不动了。不过,夕生,你还可以爬吧?“

    “还能再爬十层是我的极限了。“夕生抬头看了看,估计了一下。

    一旁的灵子们纷纷露出了嘲笑之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