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也不知过了多久,蜷缩在一起瑟瑟发抖的清瘦女子翻了个身,平躺在了地面上,她的手背遮在眼前,笑出了声来。若不是有一道轻柔的风吹过她的眼角,她都不知道自己是在哭的。

    “小家伙,你是太累了吗,怎么汗都留到眼睛里了。”

    “前辈,我能问你一个问题吗。”墓幺幺仍然用手背挡着眼睛。

    “反正你现在元力不足也得需要时间恢复,你问吧,我也好久没有和人聊天了。”这声音听起来不但没有任何不耐烦,反而还有点光明正大的跃跃欲试。

    “前辈你为什么会被封印在这里?”

    “……换个问题。”许久他才回答道。

    墓幺幺当然没有指望会得到答案,继续说道,“既然被人封印了,就是一定被人怨恨才会被封印吧。”

    “咦,小家伙你这个角度很是奇特啊。”他听得觉着十分有趣,“的确,没错。”他好像还认真思索了一会,得出了结论,“我们当时应该是挺遭人恨的就被封印了。”

    “被人恨的话……前辈不觉得很难过吗?”她又问道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要难过?”那人听起来是真的挺不理解的,“他们恨我们是因为他们嫉妒我们,天妒英才你懂吗?被人怨恨,才证明了我们的强大不可敌。要是能拿我们有办法,他们也不会百般计谋最后也只能把我们封印了。”

    这人应该是说到了兴起,“再说了,弱鸡的恨有什么好在意的?我们生来就和他们不在一个世界里,他们除了仰望我们被我们践踏,连见我们一面都不配。这么说吧,能怨恨我们的那些人,也是当年有资格站在我面前的人。其他的那些人,连想象我们的存在都不配,恨我都是老天爷有赏。”

    “可如果……连你的存在本身就是被诅咒的呢?就像是,如果生来就是被设定好了这世上不应该存在的大魔头——所有人都恨不得杀你而后快呢?”墓幺幺放下手背来,侧过脸来看向远方那十个光柱。“那这人是不是应该认命,直接从这世上消失比较好?”

    “凭什么我靠?”这人不但直接骂出了口,小心翼翼在后辈面前维持的好脾气一不小心都暴露了很多。“怎么着大魔头就不是娘生爹养的了?就该受欺负被虐待?规定他姥姥个蠢蛋!谁敢这样在老子跟前说这种屁话,老子捏爆他全族的脑袋!”

    “前辈我没说你。”

    “啊?你没说我吗?”那人有些尴尬,“那你说谁?你吗?”

    墓幺幺没说话。

    “哇塞,你,你是大魔头?”这人听起来前所未有的激动,“你不是那小子的后代吗?那小子的后代怎么可能有大魔头呢?难道你敢骗我?”

    毫无征兆地前一秒钟还嘻嘻哈哈和蔼可亲的前辈,最后一句话陡然变了音调,阴冷而诡异地再次加了沉重的威势,使得她胸口剧痛,忍不住剧烈的咳嗽了起来。

    果然被封印的这些人都是些千年王八万年变态,翻脸比他妈翻书快多了。

    “咳,咳没有——我不骗你。”呕出喉口的血意一股浓重的铁锈味,刺激的她鼻腔酸涩,“我死过一次,前辈不信的话看看就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在这强烈如山重的负压之下,她勉强的直起身子坐起,抬手解开了衣襟上的前几个扣子,掠开肩上的轻丝。轻薄的丝缎被她褪了一半,露出后背来。

    那声音沉默了很久。

    很久很久之后,她身上的威压瞬间解开了,而褪了一半的衣服也自动提到了肩上,覆住了那惨不忍睹的伤痕。

    “下手的人真狠啊。”许久,那人才说道,“你家族的人呢?就眼睁睁看着你被人这样对待?”

    这次,换墓幺幺沉默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不对。”那声音冷静而阴冷。“那小子不可能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后代受这样的欺辱,他绝对不会放任不管。而我能感觉到那小子活得很健康,绝对没死。而你又说自己是个大魔头——这就更不可能了。难道是因为你成了大魔头……所以你家族的人对你下了这样的手?所以这小子才没有动手吗?也不对啊,要是这样的话,你根本不可能得到混沌界,更不可能来解开封印成为我们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在骗我们?!你到底是谁!?”

    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**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二更。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